<fieldset id='w3kgu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w3kgu'><em id='w3kgu'></em><td id='w3kgu'><div id='w3kg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3kgu'><big id='w3kgu'><big id='w3kgu'></big><legend id='w3kg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ins id='w3kgu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w3kgu'><strong id='w3kg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2. <i id='w3kgu'><div id='w3kgu'><ins id='w3kg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w3kgu'></span>

      3. <tr id='w3kgu'><strong id='w3kgu'></strong><small id='w3kgu'></small><button id='w3kgu'></button><li id='w3kgu'><noscript id='w3kgu'><big id='w3kgu'></big><dt id='w3kg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3kgu'><table id='w3kgu'><blockquote id='w3kgu'><tbody id='w3kg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3kgu'></u><kbd id='w3kgu'><kbd id='w3kgu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dl id='w3kgu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w3kgu'></i>

          不卖iPhone卖美妆,华强北悄悄开始转型

          时间:2020-06-23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從深圳華強北地鐵站A口出來,沿著振華路往東走,短短500米一段路程,你會經過 4、5個化妝品批發城。遠望數碼城二期、明通數碼城、華聯發廣場、紫荊城和曼哈廣場,它們還沒來得及換掉數碼城的招牌,就已悄然變身,做起瞭進口美妝的生意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明通是其中最熱鬧的一傢。商城裡店鋪密密麻麻,店名大多結合瞭香港和日韓元素,如“卓莎貿易”、“東京生活”等,陳列的多是你在朋友圈代性生生活 購看過的爆款——范冰冰同款酒糟面膜,安耐曬防曬霜,科顏氏高保濕霜,雅詩蘭黛小棕瓶......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印著“正品正貨”、“一件代發”、“海淘微商”字樣,看上去有點簡陋小廣告,被張貼在瞭店鋪顯眼的位置。商戶們忙於分工,撕扯封箱膠的噪音,拖亞洲歐美日韓高清專區車在地上哐啷作響,以及響個不停的微信提醒聲,它們夾雜在一起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明通數碼城美妝招商進入倒計時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嘈雜之中,很容易忘記這裡曾是與中關村齊名的“中國電子第一街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世紀90年代,是華強北最輝煌的時刻,生意好的時候日入百萬。華強北,不僅是全球最大的電子元器件集散中心,全國電子零售商的拿貨聖地,更是不少年輕人南下淘金的第一站。據統計,30多年來,華強北誕生過50個億萬富翁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然而,電商的沖擊,地鐵施工的封閉等因素,華強北在過去幾年中經受瞭客流量驟減的窘境,其身上南中國電子制造業的符號標簽也在慢慢褪色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此刻,它和它的淘金客仍在進行一場漫長的轉型,美妝是他們正在前往的方向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買進口美妝,到華強北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靚女,今日咁早過來揀貨啊。” 剛吃過飯的李曉敏,見到有客人路過便匆匆站起身,用生澀的粵語招攬生意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即便部分商城轉型美妝,華強北每天蘇醒的時間仍在中午12點。“和以前一樣,從中午營業到晚上11點,越晚越熱鬧。”李曉敏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去年通過潮汕老鄉的介紹,三十歲出頭的李曉敏盤下這傢隻有15平方米左右的店面,隻賣日妝。如果沒有招牌上“正品美妝”等中文字的提醒,乍眼看去,有點像日本松本清藥妝店的縮小版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店內隻留出收銀臺和一條窄窄的通道,地面堆滿瞭棕色紙皮箱,有的已劃開口子方便客人挑選,有的還是凌亂地放在一角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華強北內正在被拆分的美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華強北,越來越多李曉敏這樣的美妝批發商戶。而其中,有八成是廣東潮汕人,他們向來有“抱團”做生意的傳統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大二學生王冉和她的姑姑也在其中。“姑姑之前在華強北賣數碼產品和電子零配件,但漸漸地手機賣不動瞭,華強北這片市場沒落瞭,從去年開始,就改成在明通做進口護膚品批發。“王冉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除明通外,今年暑假,她們將門店拓到瞭隔壁華聯發廣場。“目前門店共三傢,倉庫六個,都是做進口美妝。基本上每天都在發貨,面膜一天成百箱的批發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華強北內的美妝店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新學期還未開學,王冉有時會在店內幫忙。但更多時候是通過朋友圈打廣告。被小紅書種草且對進口護膚品有追求但沒什麼收入的大學生,是她最容易獲得也是最穩定的客群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這裡,延續瞭電子商品時代的生意模式,價差是美妝批發商戶的絕對優勢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比如,芙麗芳絲洗面奶在天貓旗艦店售價150元,明通報價80-90元;DHC唇膏在其他微商那裡40多元,我們是25元;酒糟面膜天貓國際上賣140元,這裡大傢會定在60-80元,隨季節浮動。”李曉敏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老板,你的貨是正品嗎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價格差來自於進貨渠道的不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對於進貨渠道,李曉敏輕描淡寫地回答,“我們都是自己找渠道,把從日本進口的美妝商品發到內地”。而王冉顯得有點諱莫如深,“有點不好解釋,反正就是有這麼一條路子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福建愛美化妝品連鎖總經理林鳳平猜測,“華強北的貨源,可能很大程度上來自於水貨,以及從國外免稅店、海淘代購等順回來的,也不排除假貨的可能。” 他覺得利潤可觀,以蘭蔻為例,百貨專櫃進貨折扣是八五折,而水貨一般六折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華聯發一商戶凌曉健的說法在某種程度上印證瞭這一猜測。今年年初,他和朋友決定在華強北創業,目前經營的超過300多個國外品牌,大多來自日韓免稅店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華強北內的美妝店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這些都是我們請‘刷手’從日韓刷回來的貨”,凌曉健熟悉這個圈子的規矩,(刷貨)不僅能拿到折扣,獲得利潤返點,免稅店還能退差價。他表示,返點通常給刷手們,自己賺取折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進貨渠道的復雜性很清晰地體現在不同批發商戶的庫存上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你會發現,每個店的情況都不一樣,在一些店裡,一個品牌的產品隻有十瓶左右,但去到另外一個店鋪,會發現大量的存貨。”林鳳平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不過,水貨不一定是假貨,指的是沒有通過正規的報關程序的貨源。不過非專櫃買到的貨,沒有人可以確定真假以及品質如何。在中國香港,法律法規是允許水貨的買賣,但在中國內地,水貨買賣仍屬於打擦邊球的生意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目前,進口化妝品護膚品進入中國內地市場,有著嚴格的規定。“簡單來說,正規的拿貨渠道有兩個,一是通過品牌方(也就是廠傢),比如雅詩蘭黛,倩碧,香奈兒,迪奧等在中國區是采取直營;二是通過品牌方在中國總代理或總授權。”林鳳平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安徽美林美妝連鎖董事長武清林告訴界面新聞,進口品牌入中國除瞭需要入關批文外,還有授權證書。他們現在判斷是否為正規的供貨商,有瞭一個很好的方法,“看它能不能給你線上授權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來華強北進貨的人,對於授權與否不會太過關心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華強北內美妝商戶主推的幾種模式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到李曉敏那裡拿貨的大多是從事CS渠道化妝品專營店的人,而不是屈臣氏、萬寧這樣的連鎖品牌。“他們通常是在一二線城市郊區或三四五線,自己開店的,那種小的夫妻店。”她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還有一批人專門做線上代購。“但他們來過一次看瞭之後,以後都不會過來瞭,在朋友圈發發產品的宣傳圖和價格就可以輕松賺錢,我們這裡支持一件代發。” 李曉敏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這些人本質上更像是代理。“一件代發”的字樣在華強北隨處可以見,凌曉建有時會“指導”代理如何應對顧客的咨詢,“問你貨的來源,就說是代購好瞭。如果問你拿小票,你就說,小票都留給韓國日本那邊的同學瞭,因為可以拿返點。你這樣說,懂的人都知道的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去年電商法的出臺,以及海關檢查力度的加大,使得人肉代購利潤空間受限,而轉做代理可以節省不少成本。李曉敏認為,這個工作適合傢庭主婦和一些自由職業者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華強北,隨處可見快遞收發點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李曉敏的“朋友圈賣貨教學”已經相當熟練。珂潤面霜在她的店鋪裡拿貨時114元,代理們在朋友圈標價130元左右,李曉敏會幫忙發快遞,發件人寫上代理的名字,發件地址按照對方的要求來。在華強北,晚上11點仍可以發快遞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也正是因為進貨渠道的不透明,商戶們經常會被問到商品是否是正品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凌曉健說自己被問最多的問題是:老板,你們的貨有沒有什麼憑證或者授權。隨後他在自己的線上門店頁面寫瞭很長一段話,並將其命名為“一個脾氣不好的賣真貨的老板的肺腑之言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有些有(授權),有些沒有。但是,有就證明產品是正品瞭嗎,一個憑證和授權太好搞瞭,網上有在線設計假印章,全部一條龍服務。”他寫道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明通,每傢商鋪統一張貼”假一罰十“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在面對懷疑時,李曉敏沒有什麼好的證明方法,她通常會打開包裝給看一眼,“這個洗面奶,國際版的比較淡,本土版比較濃鬱,瓶蓋一大一小,用過的都知道瞭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如果顧客仍抱有質疑,她便會用手指指墻上“正品保障假一賠十”貼紙,以及旁邊貼著的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福田監管局出具的《化妝品經營要求通告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美妝為何成為瞭華強北的新方向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華強北開店後,凌曉健很快在阿裡巴巴1688上註冊瞭門店,展示部分熱銷貨品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你在1688上搜索“深圳進口美妝”關鍵詞,會發現很多來自華強北。” 凌曉健說。短短一年時間,深圳美妝批發集散地從原來的龍崗、寶安等地轉向華強北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華強北,中國電子第一街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這種轉變要追溯到2013年。這一年是華強北由盛轉衰的轉折點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由於深圳地鐵7號線施工,華強北主幹道被圍擋。交通不便,塵土飛揚,四年的改造期讓這裡人流量大減。另一方面,在此期間,線上的元器件商城如雨後春筍般崛起,電商的沖擊讓這個實體巨頭有點猝不及防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國產手機的異軍突起,以及手機越來越品牌化也讓商傢們有點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從iPhone4問世之後,華強北商戶逐步拋棄諾基亞索尼,主要經營蘋果手機以其周邊,整個配件產業鏈也向蘋果手機靠攏。但9年過去,蘋果的巔峰期已過,原先在組裝二手蘋果、倒騰水貨機上的優勢漸漸失去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華強北從過去熙熙攘攘到近幾年遭遇空鋪潮。高峰期時,離場者大概在三四千傢。留下來的則在找尋新出路,有的開起瞭小吃店,有的賣水果和奶茶,還有的做電子煙生意。

           湯芳裸體

          傍晚,美妝商戶把貨從倉庫拉到紫荊城後門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數碼產品屬於奢侈品之一,利潤空間日漸透明化,同時對於技術、服務的要求比較高,加之近年來競爭非常慘烈,花費三四千塊錢購買一臺手機,已屬於中等偏上的消費水平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但一些女性消費者,消費起化妝品動輒幾百、幾千塊錢,兩三個月的時間就用完瞭。美妝不單單是是快消品,也是高利潤的產品,甚至可以說是暴利。”廣州尚朵化妝品公司總經理張紅輝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彼時,中國市場已是進口美妝的沃土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的數據,2018年中國化妝品消費已經超過4000億的規模。中國海關的數據顯示,過去10年,進口品在中國市場化妝品零售總額中的占比,從10.8%提升至34.8%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這讓在電子產品上栽瞭跟頭的華強北商傢們看到瞭希望。按照王冉的描述,華強北目前已聚集瞭1000多戶從事進口美妝的商傢,其中不少都是以前做手機數碼商戶主動轉型而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明通數碼城一樓,商戶正在打包準備發貨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過去的經驗以及地緣優勢,也為華強北的轉型提供瞭可能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化妝品牌的同一產品在世界各地有著明顯的價差,一些化妝品商利用匯率差大量采購後,能在自由貿易港香港低於專櫃的價錢賣出而取得利潤。這種水貨模式,至今被香港化妝品連鎖店如莎莎、卓悅和卡萊美等采用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林鳳平對界面新聞表示,在內地,百分之九十左右的水貨都從香港進來。深圳靠近香港,貨源流通方便,也能節省物流成本,華強北享受著這些“便利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過去,大傢一提到華強北,會立刻想到水貨手機、山寨手機。在張紅輝看來,華強北商傢原先擁有的來自世界各地的獨特進貨渠道,正成為他們轉型美妝路上的捷徑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華強北過去賴以為生的客流量,放在眼下,也許並不是最重要的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遠望數碼城二期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潘建東在遠望數碼城2期擔任招商部經理,他覺得,電商沖擊之下,生意模式發生瞭改變,“很多化妝品商戶,就是在這兒找一個批發檔口,作為發貨據點。現在都往電商、線上去走,沒說一定要在線下怎麼樣。實體沒那麼重要瞭,線上線下結合是趨勢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遠望2期從去年開始改行美妝,潘建東說,租下商鋪的人從各個行業轉型而來,很難去統計有多少原來在這賣手機的,“還有一些原來就是做化妝品的,以及做服裝批發的。店鋪租給你,但生意靠個人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來華強北開店之前,李曉敏也做過三年的化妝品微商。“主要做本土品牌,但感覺大傢不信任微商的產品,覺得是傳銷、假貨,做的不是很好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李曉敏沒有透露入駐華強北之後銷售和利潤情況,隻用“現在的生意比以前好”簡單帶過。隨著網絡日益發達,她覺得大傢對於化妝品的接受能力正在變強,相比性價比不高的韓妝,日妝勢頭正猛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遠望數碼城二期招租進行中。圖片來源:新浪微博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商戶在今年紮堆進入,明通數碼城的鋪位租金也隨之水漲船高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明通從去年開始進行全面轉型。其招商部工作人員劉明稱,招商已接近尾聲,“現在隻剩下4樓幾間五平方米的門店,每平方米600元。基建費改裝費3-8萬,押2付6,電費水費另外繳納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街之隔的遠望二期,由於轉型起步較晚,現正熱烈招租。潘建東和他的同事們在一樓擺出桌椅,一邊向前來咨詢的意向者介紹,一邊遞名片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為瞭吸引商戶,潘建東說他們免去瞭管理費和進場費,“5、6平米的鋪位還有幾十個剩餘,每月租金2000元到9500元不等,看具體位置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也許是對轉型的不確定性,遠望二期的一樓和二樓為美妝區域,三樓四樓仍然定位數碼電子,但空置率超過50%。潘建東承認,華強北轉型之後成長需要時間,要做到全國傢喻戶曉要更久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華強北地鐵商業街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漫長的改造後,華強北地下空間已展露出雛形。不久後,電子商場從地面延伸到地下,還將引進餐飲、百貨等項目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華強北地面主街,一邊仍然屹立著賽格電子市場、華強電子世界,另外一邊則是化妝品大牌聚集購物中心茂業天地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主街身後不遠處的華聯發、紫荊城以及曼哈廣場在火熱招商中。一些跨境美妝商鋪剛剛進駐,慶祝開店的鮮花還未凋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w3kgu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3kgu'><em id='w3kgu'></em><td id='w3kgu'><div id='w3kg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3kgu'><big id='w3kgu'><big id='w3kgu'></big><legend id='w3kg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1. <ins id='w3kgu'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w3kgu'><strong id='w3kg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  2. <i id='w3kgu'><div id='w3kgu'><ins id='w3kg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'w3kg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3. <tr id='w3kgu'><strong id='w3kgu'></strong><small id='w3kgu'></small><button id='w3kgu'></button><li id='w3kgu'><noscript id='w3kgu'><big id='w3kgu'></big><dt id='w3kg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3kgu'><table id='w3kgu'><blockquote id='w3kgu'><tbody id='w3kg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3kgu'></u><kbd id='w3kgu'><kbd id='w3kgu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'w3kgu'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w3kgu'></i>